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外事外务

台湾王孟源谈武汉肺炎:【科研】如何解读nCov的传染病学参数

日期:2020-2-11 15:29:06 人气: 标签:大连 律师
导读:前两天我说nCov的基本参数还无法确定,现在有读者问这件事的细节。我原本想直接在留言栏回复,但是越写越长,干脆把当前我的所知写成博文。当然这里的讨论只限到…

  前两天我说nCov的基本参数还无法确定,现在有读者问这件事的细节。我原本想直接在留言栏回复,但是越写越长,干脆把当前我的所知写成博文。当然这里的讨论只限到二月初爲止的公共知识,随时间有新的研究报告不断公布,会很快地被更及时、更精确的数据取代。
  1)致死率。这有好几个因素使得简单拿死亡人数做分子、感染人数做分母,会产生很不准确的Nominal(名义上的)结果。
  首先刚被感染的人还没有机会让病毒完成攻击呼吸道的过程,所以有部分会在未来几周死亡,这些案例应该加到分子上去,那麽Nominal数字就低估了致死率。但是反过来看,目前检测器材还没有完全普及,对肺炎死者必然会用上,但是对刚得病的就不一定了,尤其nCov似乎有相当机率会产生低症状甚至无症状的感染,所以感染人数很可能是被严重低估的,那麽Nominal致死率就是被高估了。
  此外,致死率当然也和医疗能力有关联。目前中国开始迅速而且大批地上线更多的重症监护室,自然会把致死率压低。
   总之,最新的Nominal致死率是2.2%,我估计高估的效应比低估的强,所以真实的致死率可能是百分之一点多;随着更多医疗资源被投入,还会继续走低。
  2)潜伏期,目前传说有短到一天的案例,也有号称是两周的报导(例如美国的案例)。其实如果有相当部分的被感染者是完全无症状的,那麽就相当于潜伏期是无限(精确来说是等同痊愈所需的时间,但这也是目前未知的)。最糟糕的是,nCov在潜伏阶段就有传染力(例如在德国,第一个白种人患者在得病的第二天,还完全没有症状就传给第二个人,得病的第三天传给第三个人),再加上潜伏期的长短不定,都会使得防治和隔离额外困难。
  3)传染力。一般学术界用R0,也就是每个病人会传染给几个下一代的病人,但是这其实是一个单一用途的变量,方便表示防治疫情的进程用的。而想要理解全局的人,就必须先了解R0的局限和特性。
  首先,因爲同样的R0(例如是1,亦即一个病人在整个患病期间会传给另一个病人,那麽显然感染人数会稳定在一个特定数字上)可以有不同的时间尺度,在实际上会是不同的流行模式。假设病毒A(想想HIV)需要十年才痊愈、病毒B(流感)只要十天,那麽即使R0都是1,原始感染人数都是1000,十年之内,病毒A只会传染给另外一代1000人,而病毒B却会传染365代,也就是365000人,这显然是两回事。
   除了忽略了时间尺度之外,R0的另一个毛病在于它是一个实验性的总结参数,包含了人类社会对病毒的天然反应和防治努力的结果,并不纯粹代表病毒本身的能力,所以会随地区和时代而变化。例如美国流感在近年的平均R0是1左右,但这是流感已经每年流行(所以群衆都有部分天然抵抗力)、社会普遍打疫苗还有现代卫生常识的后果,所以只看美国所公布的R0,然后说流感的传染力很低,就太过天真了。
  R0还有另一个问题,就是在一次流行的后期一定会低下去,否则就会成指数无限成长扩散,而全球人口却是有限的;所以其实是流行初期的数值比较有参考价值。
  因此我们要拿nCov来和其他流行疾病作传染力的比较,除了看学术界计算的R0之外,还必须考虑以上这些因素。在现在资料还很稀缺的阶段,实在不可能准确判断;至于两个月前刚爆发的时候,那就更加非人力所能及了。
  把这三个主要参数放在一起,nCov是一个什麽样的流行传染病呢?我想这是所有人都会有的疑问,爲了方便不是理工科出身的读者理解,我在此破例做一个含糊的总结评论,包括没有很强证据、但还是有若干事实根据的主观臆测(亦即不是我平常叙事99+%准确、预测则有90%信心的标准;这里是50%信心的平衡估算),大家姑妄听之,参考一下,不要当作真理教条。
  我估计,nCov是介于SARS和流感之间的一种病原,致死率比SARS低一个数量级,比流感高一个数量级(请注意,近年来流感的致死率低于1/1000,部分原因是医学界有丰富的经验,治疗过程已经完全优化)。传染力略弱于流感,而远高于SARS。这样的特性,可能就像古代流感刚开始肆虐人类时一样;如果nCov没有像SARS那样被完全扑灭(这基本要看中国是否成功了;从这个角度看,人类这次很幸运,如果nCov发生在大多数其他国家例如印度,那麽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希望的),而是如流感一样散布到全球,在低峰期躲到角落,每隔一段时间重新流行,那麽在几代人之后,nCov应该会演化出更强的传染性和更低的致死率。换句话说,就会成爲另一类流感式的年度事件。
  我猜测,目前中国政府防治nCov的努力中,所遭遇到最麻烦的病毒特性是它的潜伏期弹性太高,而且无论是否有症状就能人传人;这使得辨认患者和隔离检疫都很容易有疏漏。我们在观察疫情持续增速扩大的过程中,难免会有情绪上的恐慌和挫折感,然后想要发泄到最明显的责任者身上。但是事实上,nCov天生就是比SARS远远更难以防治的病毒;在客观上理解政府所面临的困难,有助于平息自己的情绪,避免负面的社会影响。
【后注一】发稿还不到一天,我在正文里所提的德国论文(即宣称证实了无症状传染的那篇报告)已经被质疑,所以不再能视爲证据(但这并不代表反面叙述是对的,因爲中、美也有类似的报导)。正如我在留言栏反复强调的,事件还在发展中,即使是用心良好的研究,也会有很大的机率出错,这里就是一个例子。
【后注二】刚刚收到最新一期的《经济学人》,发现他们的头条文章(参见https://www.economist.com/leaders/2020/01/30/will-the-wuhan-virus-become-a-pandemic)居然有不少结论和本文类似,读者可以去参考比较。 我觉得蛮有趣的是,几周前《经济学人》正面报导中国防治疫情的时候,唯一的批评是武汉封城太过严苛;现在他们改成抱怨封城宣布之后还留下八个小时才开始执行,以致有一百万人外逃。
【后注三】今天是2020年二月7日,在网上等China CDC的新报告等了两个钟头,老是不更新,他们居然是过周末去了,唉。还好有英文网站也提供最新统计(参见https://www.worldometers.info/coronavirus/coronavirus-cases/)。不论如何,昨天和今天连续两日新增确诊数目明显低于从一月22日(对应着春运高峰所带来人口流动的影响)开始直线上升的近似线;这是一个好兆头,或许防治工作终于开始顿挫病毒的扩散攻势,未来一周甚至可能会开始压缩病毒的生存空间。
 【后注四】在SARS之后,国务院下令建立了“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”,但是这个系统在nCov疫情中明显地并没有发生作用。根据《观察者网/风闻》上的文章(参见https://user.guancha.cn/main/content?id=239452&s=fwzxfbbt),原因是这个直报系统只能报告已知病原的传染病疫情;换句话说,虽然硬件建设了,软件的设计却先天就排除类似SARS的新传染病。这听来实在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疏失;当然,目前没有实证,与其矛盾的消息也很多,例如这篇https://user.guancha.cn/main/content?id=241167&s=fwzxfbbt,宣称一切直报按照计划顺利运作,但是来自中央的专家压低疫情的严重性,以致隔离防疫的决定被拖了两周。
【后注五】从二月9日的资料可以看出防治NCP(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,新冠肺炎,昨天由WHO决定成爲这个传染病的正式名称;此后nCov专指病毒本身)的工作甚有成效,不过节后复工在即,将会带来新的压力。
       ——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



下一篇:没有资料